经典案例
民事法律 刑事诉讼 房产法律 交通事故 合同纠纷 婚姻继承
 
联系方式
交通事故
耿某、邢某诉任某、A运输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

 

 耿某、邢某诉任某、A运输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 

 

 

【案情】

小新系邢某、耿某之子,20001228日出生。200591 61340分,任某驾驶轻型普通货车由南向北行驶,其车辆左后轮将小新碾压,造成小新当场死亡。事故发生后,任某支付邢某、耿某丧葬费10000元。邢某、耿某与任某均陈述事发时小新独自横穿马路,后发生交通事故。邢某、耿某提交了验尸费发票1 200元、医疗费单据480元、交通费单据1000元、B公司于20051017日出具的证明,其中写明“我单位职工邢某、邢杰、耿某因处理孩子交通事故一事,于2005916日请假。邢杰于2005108日上班,邢某、耿某至今尚未上班。根据公司规定,扣发邢杰半月工资850元。停发邢某、耿某工资。邢某月工资2700元、耿某月工资1200元”。

另查,肇事货车登记在A公司名下,并以A公司名义投保。任某、风顺路通公司均称该车为任某购买,挂靠在该公司名下,双方签有协议,由任某承担责任。

【法院裁判】

原审法院经审理确认,任某驾驶车辆与小新发生交通事故,任某应承担赔偿责任;但小新作为学龄前儿童在道路上通行,应由其监护人带领,而其监护人并未履行该义务,以致发生交通事故,故应减轻任某的赔偿责任,确定任某对事故造成的损害结果,承担50%的民事赔偿责任。邢某、耿某要求任某赔偿医疗费、验尸费、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的合理部分,予以支持。邢某、耿某要求任某赔偿交通费、误工费数额过高,对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。邢某、耿某要求任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亦过高,对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。邢某、耿某主张任某系职务行为,证据不足,故其要求A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,不予支持。据此,原审法院于200512月判决:一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医疗费二百四十元。二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交通费二百七十三元。三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验尸费六百元。四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误工费一千二百三十三元。五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丧葬费二千四百一十八元五角。六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死亡赔偿金七万一千七百二十元。七、任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精神损害抚慰金二千五百元。八、驳回邢某、耿某其他诉讼请求。

判决后,邢某、耿某不服上诉至二审法院称,任某驾驶的车辆保险金额为1 0万元,其应当在保险范围内全额赔偿;车辆手续均为A公司,该车在公司的管理范围内,首先应由公司赔偿;车辆检验不合格,任某不应当减轻责任;原审判决给付精神抚慰金过低,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。任某、A公司同意原判。

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,任某驾驶车辆与小新发生交通事故,经交管部门勘查及调查,无法确定事故责任,邢某、耿某作为小新的父母,对学龄前子女在道路上通行,应当严格履行监护,而未尽该义务,故原审法院确定任某负50%的民事赔偿责任并无不当。关于保险赔偿问题,因邢某、耿某未将保险公司作为当事人,一并要求承担赔偿责任,故要求按照保险限额范围予以赔偿,依据不足,法院不予支持。关于A公司的赔偿责任,因任某驾驶的车辆登记在A公司名下,车辆保险亦由A公司投保,双方虽然签订责任承担的相关协议,但不能对抗第三人,在其关系不能完全确定的情况下,A公司与任某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。对于精神抚慰金的数额,因孩子年龄较小,其死亡给其父母的精神带来较大痛苦,法院酌情予以增加。综上所述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153条第1款第3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一、撤销原判第八项。二、变更原判第一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医疗费二百四十元。三、变更原判第二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交通费二百七十三元。四、变更原判第三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邢某、耿某验尸费六百元。五、变更原判第四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误工费一千二百三十三元。六、变更原判第五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丧葬费二千四百一十八元五角。七、变更原判第六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死亡赔偿金七万一千七百二十元。八、变更原判第七项为:任某、A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邢某、耿某精神损害抚慰金一万元。九、驳回邢某、耿某其他诉讼请求。

 

返回

版权所有 天津才高律师事务所  业务电话:022-24137779,15522362125
     地 址 :天津市河东区八纬路125号长城公寓12-4-701